南方日報訊 (記者/彭文蕊)“低價的便宜藥基本進不到,特別是急救藥品。”昨日下午,市人大教科文衛小組對越秀區和荔灣區兩所社區醫院進行了暗訪。期間,兩家醫院都提出,按照要求,社區醫院只能採購基本藥物目錄的藥品,但這些藥品中,一些常用的低價藥經常買不到。有代表提出,社區醫院是居民的健康守門人,也是緩解醫患矛盾的重要一環,需要加大扶持力度。
  廠家不願生產低價藥
  暗訪第一站是越秀區登峰街社區衛生服務中心。視察隊伍剛走到樓下時,一名工作人員得知有人來檢查後,立馬跑上樓去告知了這一消息。但是當代表們來到掛號處時,依然沒看到工作人員。約一分鐘後,才有一名穿著白大褂的女士走進掛號處。
  記者看到,登峰街社區衛生服務中心設有發熱門診、內科、康復理療等診室,但現場只見到一兩名患者在看病。
  “一天大概看二三十個病人,人多的時候也有60多個,這裡離大醫院只有兩三站的路,大多數人都去大醫院了。”從四五八醫院退休後返聘到該社區醫院的賀醫生說,她主要看內科和兒科,但因為社區醫院小,有時候簡單點的皮膚科、牙科、婦科她也要看。
  說完,賀醫生特意反映道:“社區醫院全部只准進基本藥物目錄的藥,但便宜的藥經常進不到。”賀醫生舉例說,治頭痛的654-2就經常斷貨。
  隨後,在暗訪的第二站,荔灣區多寶街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主任梁衛萍也抱怨說,低價藥難進是常有的事。“黃連素基本就沒買到過,還有苯海拉明、慶大霉素等常用藥,也時不時斷貨。”梁衛萍告訴記者,採購不到低價藥時,衛生中心只能換用其他藥,但價格都更貴。“慶大霉素只要幾毛錢,同樣功效的妥布霉素要1塊多,雖然也不貴,但價格低價藥的幾倍。”
  對此,市人大代表、廣州醫學院第三附屬醫院主任醫師陳安薇告訴記者,由於低價藥成本太低,廠家獲利不多,所以沒有生產積極性。“這兩家社區醫院剛剛說到的那些藥物,都是一些已經用了相當長時間,臨床證實是有效又安全的藥物。患者買不到這些藥就又要去大醫院擠。”陳安薇解釋說,大醫院有時也會斷藥,但有其他藥物去替補,相對來說,社區醫院因為只能採購基本藥物目錄的藥品,就很少其他選擇。“這樣就違背了小病能在社區醫院診治的初衷。”
  雙向轉診渠道不暢通
  記者看到,與每天都需要排長隊的大醫院相比,社區醫院只有零星的幾個病人。“為什麼居民不願意到社區醫院就診?一是居民不理解,二是社區醫院的醫療質量不一定能達到病人需求的滿意標準。”陳安薇說,現在醫鬧頻發,除了信息不對稱外,就是太多的小病涌到了大醫院,這就容易對病人照顧不周,解釋不到位。若大量的小病病人能在社區得以解決,大醫院則能集中精力對付疑難急重的病人,但目前廣州社區醫院的效用都還沒發揮好。
  “其實,雙向轉診能很好地彌補社區醫院的短板。”陳安薇解釋說,社區醫院一看到有解決不了的問題,如果馬上有暢通通道將病人送到大醫院,大醫院再在病人穩定期、康復期的時候把他轉回來,這種雙向轉診可以讓市民享受到從最基本的醫療服務到真正接受治療的層次,但目前雙向轉診渠道並不暢通。
  “現在的情況是,只要患者去到大醫院,大醫院就不願放人。它的虹吸現象非常嚴重。”陳安薇說,其原因涉及到更深層次的體制問題。“政府不投錢,醫院要養活自己,當然病人越多越好,甚至病人越重越好。”陳安薇說,在這種情況下,就不能真正意義上保證市民的健康,只是發現了疾病給你醫好而已,而不是讓市民擁有健康的體魄。
  在陳安薇看來,社區醫院是居民健康的守門人,社區醫院要做到的是儘量讓居民不得病,不得大病重病。“社區醫院慢慢站穩了腳跟後,要繼續下沉深入到家庭,為他們做健康管理。”陳安薇認為,社區醫院要讓市民真正健康起來,不要讓他們拖到大病再去醫治。  (原標題:社區醫院低價藥屢屢斷貨)
創作者介紹

居家修繕

yr96yrs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